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张三土地补偿款分配纠纷案 一审代理词

发布者: 张自成律师 | 发布时间: 2014-6-17 09:47| 查看数: 3020|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贵州献才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张三的委托,指派我作为被告张三的代理人参与本案的审理活动。接受委托后,我向当事人了解了事实情况,对本案有了深入的了解,现依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两原告不具有成员资格,不应享有土地征收补偿款的分配权利,应依法予以驳回其诉讼请求。
    两原告在本案讼争土地征地时,并不具有其成员资格,代理人认为参与土地补偿费分配的成员应该有时间限制,这个时间应是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的时间,在这个时间具有成员资格的人才能享有分配权利。其理由为: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4条“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明确限定了“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这个时间。2、土地补偿费是因征用集体土地补偿给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费用,这个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应只限于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的人员,否则任何新进人员或是已经丧失成员资格的人员,均可主张分配权利,甚至在土地补偿费已经分配完毕的情况下,势必使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陷入一种恶性诉求。农村土地被征收后的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其在性质上是对集体土地所有权的补偿。土地发包方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发包方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以支持。本案中,因某某村对所有征地补偿款全村没有提成,都是全部直接发给农户。因此,本案涉及的征地补偿费,由张三承包户中,按在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的人数进行分配。自然人民事权利能力于死亡时终止,因此,从死亡时起,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即丧失,王某、张某已经死亡,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即丧失。
    我国土地承包的基本形式是家庭承包,即以“户”为单位进行承包。实行的是“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原则。两原告自出嫁后,户籍已在夫家落户,取得了夫家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因已与原来的经济组织的经济生活脱离了联系,亦未履行本案讼争涉及承包土地上的义务,如将其认定具有分配资格,有违法律意义上的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张大因结婚,将户口迁至夫家,已经取得了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只能拥有在一个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不能同时在两个以上的集体经济组织拥有成员资格。自其取得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时起,其原拥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随即丧失,在原集体经济组织不享有土地征用补偿款的分配权。所以,张大丧失了某某村高兴坪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原告张二因结婚户口在夫家落户,成为夫家家庭成员,已享有夫家的成员资格,不能再重复享有。
    土地是农村村民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失去土地,农村村民即失去了生活的基础条件。承包土地被征收后,村民资格成为分配的前提,成为享受的资格。能不能分,分得分不得征地补偿费,有无承包土地及经营权是客观条件。具备了村民资格和拥有承包土地及经营权,及以该承包地进行农业生产为主要生活来源才能取得分配的资格。《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规定:“承包期内,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从该条的文意看,其意在保护出嫁女的合法权益,但结合《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五条“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的规定看,其立法本意应当理解为禁止发包方因承包方家庭成员出嫁等情形收回相应份额承包地而损害承包农户依法享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土地承包法》的立法目的在于保护农户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之稳定及承包户之利益,而不是维持嫁农人员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条的规定不能成为确定“农嫁农”人员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的标准。因此, 本案中的两原告请求分配征地补偿款相应份额,人民法院应依法不予支持,驳回其诉求。
    第二、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证据举证责任原则,原告方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自己属于“被告贺老三”土地承包经营户上的成员,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本案讼争涉及的土地在国家征地时登记的土地使用权人为“被告张三”一户,被征收前使用的也是被告张三一户。被告张三获得的征地补偿款是被告所在的村民小组在集体土地使用权被征收后,经过法定的村民会议决议程序分配到被告一家所得。而不是基于张三继承太婆杨某、父亲张某遗产或者两原告与被告张三同为一家庭成员期间所取得的家庭共有财产。也因此,本案不同于家庭析产纠纷。两原告主张分配承包地征地补偿款99805元,没有证据证明被征收的土地系其承包的责任田地,没有依法提交土地承包经营证书等有效证据予以证实。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原则,应由两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如果两原告认为村民小组集体的分配土地补偿款方案侵害其合法权益,应另寻其他途径或起诉要求撤销村民小组集体议定的分配方案,再提出主张,而不是向被告提出分配请求。
    三、本案存在的事实争议。
    两原告诉称土地补偿款共得399223元,要求分配99805元补偿款没有事实依据,本案涉及的讼争地分别为:羊角老、双树坪、长井,该三处征地补偿款共为222632元,其中青苗补偿费为4640元,果苗补偿费为280元,即土地补偿费实际为217712元。大老豹因涉及权属争议,至今未解决,不应属于本案争议的范畴。
    综上所述,两原告起诉要求分配土地补偿款,既不具有成员资格参与分配,也未履行本案讼争涉及土地上相应的义务。权利义务一致是我国的一项宪法原则,没有无权利的义务,也没有无义务的权利,村民要想成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并享受相应权利,就应与其他成员一样尽相应义务。因此,两原告的诉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为维护被告合法权益,恳请法院依法驳回其两原告的诉讼请求。
以上代理意见,请法庭采纳!
                                代理人:张自成
                                献才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4年5月21日



最新评论

电话:0856-5206820|手机版|贵州铜仁献才律师事务所 ( 黔ICP备13000177号-1 )

GMT+8, 2018-2-25 23:51 , Processed in 0.178314 second(s), 22 queries .

回顶部